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悬疑 > 此生阴缘已注定

此生阴缘已注定小说

时间:2019-12-07 13:01:26来源:时代新媒

《此生阴缘已注定》是目前正在连载中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由网络作家积云渴雨所著,讲述的是主角云清、墨逸之前发生的一系列故事,这部小说原名叫做《阴婚不散》,主要讲述的是:云清与男友陆思齐在一起半年的时间,家境普通的男友却在一夜之间暴富,暴富之后的男友没有嫌弃云清,反而将玫瑰花铺满了公司的大厅 ,用闪瞎人眼的大钻戒向她高调求婚,所有人都羡慕云清命好,遇到了好男人,却只有她自己知道男友在暴富之后,行为异常怪异,即使如此,她还是答应了男友的求婚,却不知因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成为男友陆思齐用来活命的祭品,被祭祀给了一个鬼差。

《此生阴缘已注定》精彩试读

在我们离开时后,她送我们出门,瓷白的脸上带着暗青,苏溪还在叽叽咋咋的说着话,我想了许久,还是将刘若水拉到一边:“你还是换张床吧,那床年代太久,过于老气,而有老东西总有点不干净。”

“那床是我外婆的嫁妆,我去年特意从苏州运过来的,是老古董呢。就算有什么,外婆也会保佑我的不是吗?”刘若水嘴角勾笑,露着一个小小的漩涡,看上去十分甜美。

我只是感觉不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让刘若水有事找我。

回到家里,将拍着的照片给外婆看了,她只是翻转着看并不说话,等我提到返魂香时,她只是呵呵的低笑。

返魂香,据说能飘数百里,更能钻地而入,死尸闻了都能活过来,但世间只有三块,还是汉武帝为了见李美人而制的,是为至宝,却并无踪迹可寻。

这样的宝物刘若水家不可能,但墨逸又说那是返魂香,就不会有错,我想到刘若水身上的尸臭,联想到某种可能,却又慌忙将想法驱除,如果真是这样就太恐怖了。

苏溪当晚给我打了电话,说有机会还去刘若水家,她准备照着她那张拔步床打上一张。我借机问了一句,刘若水为什么突然从苏州运了张床过来,苏溪当然不知道,但按算去年刘若水她们大学刚好毕业,也是去年提的让秦莫入赘。

晚上看着刘若水给的半块沉香,我脑中一直都是那返魂香和那张略高的大床,不尽管刘若水是什么想法,还是打了个电话给她。

我直接说出香炉里的是返魂香时,刘若水只是笑道:“我可没那个宝物,那真只是沉香,难不成你怀疑我将阿莫的尸体藏在床下,然后日夜靠着返魂香与他相会吗?要不,你明天过来,我将床翻开给你看看?”

她说得这么直白,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她却声音一沉,带着呜咽道:“如果阿莫的尸体真在我床底就好了,我就不用到处去他了。”

说到最后就真的哭了起来,我也不好逼问,只告诉她返魂香固然好,可人鬼殊途,还得自重。

当晚睡觉时,我听到那凄厉的叫声,似乎有一大团黑影想从束缚中冲出来,却又冲不出来,只能不甘的大叫,可那声音却被什么封住,低沉沙哑听不真切。

我正惊着,就感觉小腹一冷,跟着惊醒,睁眼就见墨逸的手覆在我小腹之中,轻轻摩娑着,见我醒来,立马翻身而上。

自上次我想借陆思齐打掉腹中鬼胎后,他就再没有歪缠我,隔了好几天,他似乎十分动情,直攻入城门,恶狠狠的朝我道:“你居然梦到其他人!”

受孕的身子本来就敏感,更何况他对我身体了如指掌,我气喘嘘嘘,连话都说不出来,却依稀知道他说的其他人,是梦里那团黑影,联想到刘若水那个古怪的影子,我张嘴想问,他却腰间一用力,将我所有的话压了下去。

事了拂衣,我刚想开口问刘若水那张床的事情,却在他黑袍之上闻到浓香,这香味沾之不去,正是刘若水拔步床里的返魂香。

我诧异的看着墨逸,难不成缠着刘若水的是他?

“别乱想!”墨逸一眼看穿我想什么,轻抚着衣袖道:“返魂香难得,虽然并不是正宗的,可本君也乐得享用,不过你转告诉那女子,别聪明反变聪明误,事出反常既为妖,死而复生可非常物。”

此生阴缘已注定

此生阴缘已注定

作者:积云渴雨主角:云清、墨逸状态:连载

悬疑类言情小说《此生阴缘已注定》,又名《阴婚不散》,是网络作家“积云渴雨”创作的一本恐怖灵异类小说,小说主角包括云.........

更多章节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