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悬疑 > 阴阳戏班爱吃松鼠的辣条

张一凡小说

时间:2018-06-10 09:46:31来源:时代新媒

张一凡接触阳戏跟阴戏的时候应该受祖父的启发,以前张一凡的家里够兴旺,可是后来大烟来了,祖父因沾染大烟把家里整的支离破碎,小时候的张一凡在祖父嘴里就听他讲戏,但他都不敢兴趣,只有讲到鬼怪的时候他才兴奋之以,但是也害怕,张一凡虽然是个小杂役,但戏曲却影响了他的一生。
这部小说的名字叫做《阴阳戏班》,是由爱吃松鼠的辣条最新创作,正在爱你十七阅读网火热发行中,讲述主角张一凡戏曲生活的故事。

>>>> 阴阳戏班》在线阅读<<<<

《张一凡小说》免费试读

在患了‘红皮子’后我服了管事给我炼制的罗刹丹,又得了老班主三十年的阳寿。几日下来身体已经恢复的和往日无异,虽然还不能做重活,至少能跑能跳了。

‘红皮子’在我身上愈发的红亮,后来竟然奇迹般地消失了。皮肤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我很清楚,我增加的是寿命。‘红皮子’一直在我身体里,某一天他终究会再一次出现的。也许那一天会很遥远。

游七羽一直推脱,并没有安排我们拜师学艺。

闲来无聊我和铁头便时常去少年的房间,毕竟我们和他现在是系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应该同患难。

少年因为身体瘦弱,病情恢复的极慢。几天下来才能张开嘴说话,要恢复到能说能跑估计还要一段时间。

少年的名字叫冯岳麓。他出生在岳麓寨,冯青山就给他取了岳麓二字。

他是个特别单纯的,眼睛黑黝黝的如同一颗宝石。

在他的世界里,父亲是他的唯一。醒来的时候还不停问着冯青云在哪里,我们告诉他这里是丰县,他却不知道丰县是哪里。

从出生后他一直在岳麓寨的后院生活。他甚至没有下过山,对山下的世界一无所知。

他这一生见过的人不多,第一次见到我们的时候还伸出手去摸了摸我们的头和脸。

他还以为这世界上的人都是按照岳麓寨人的模样长的,见到新面孔自己觉得奇异无比。好奇心的驱使,让他不由自主摸了我们的头和脸。

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怀疑冯岳麓是不是智商有问题,可是他却能将四书五经背得流利无比。躺在床上极无聊的时候他就喜欢背书,铁头每每听到都觉得煎熬无比。

我和铁头从小就不喜欢读书,农村的孩子一本正儿半径的课本都没见过,也怪不得我们。

我并没有问他为什么会身染‘红皮子’,毕竟他的身体才刚刚恢复,受不得刺激。倒是我们谈起他父亲的时候他总是否定我们的话,甚至是有些生气。

在他的眼里,他的父亲是世界最善良的人。

铁头没好气地问他:“你知道你父亲是土匪吗?而且是土匪的头儿?”

“土匪,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铁头听后觉得都快晕倒了。

我拦住了铁头,也许是冯青云是在保护他。土匪这事儿说出来是不光鲜的,所以冯青云一直把他关在后院里供养着。他自己这一生也就算是让人唾弃了,所以他不想自己的儿子再踏上这条不归路。冯岳麓就是一只笼子里的金丝雀。

冯岳麓刚能下床走路就叫嚷着要回岳麓寨。

我和铁头当时不再,他一个人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就要离开游家梨园。

他走出自己房屋的时候,看到了外面众多杂役,那些来回忙碌的阿妈。当时冯岳麓就惊呆了,他以为自以为的世界很小,他的世界就是岳麓寨。

现在看到了那么多人,看到了那么精美的园林。

不过他依然很坚决,他离不开冯青云。他曾告诉我们,如果见不到他的父亲,他会睡不着觉的,整夜整夜失眠。

铁头对他的评价就是——娇气的公子哥。我嘴巴上虽然没说,但是心里还是很认同的形容。

冯岳麓哭着闹着要离开,被扫地的杂役给拦住了。他的哭声惊扰到了梨园里的人,很多人就如同出来看稀奇,观望着。

我和铁头将他扶回了房间。

在冯岳麓的房间,我将铁头支开。铁头虽然有些不悦,不过还是悻悻离开了。

他问我:“我为什么不能回家,这里不是我的家?”

阴阳戏班爱吃松鼠的辣条

阴阳戏班爱吃松鼠的辣条

作者:爱吃松鼠的辣条主角:张一凡状态:完结

张一凡接触阳戏跟阴戏的时候应该受祖父的启发,以前张一凡的家里够兴旺,可是后来大烟来了,祖父因沾染大烟把家里整的支离.........

更多章节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