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悬疑 >

地府小职员耿云小说

时间:2018-11-12 12:35:29来源:时代新媒

作者懒猫所著小说《地府小职员》,主角是耿云,作者文采斐然,行云流水,小说在动阅小说网已完结,小说讲述了:耿云只是一个平凡的小青年,可是自从他当上了地府协警后,艳遇不断,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一章 倒霉的小记者

耿云独自坐在江边的长椅上,手里笨拙的夹着一只香烟。

远处,一对情侣靠着江边护栏紧紧的拥抱着,不时的做一些少儿不宜的动作。

耿云不爽的瞪了他们一眼:都抱着啃了快一个小时了,不怕得蛀牙么?

抬起手狠狠抽了一口烟,却被浓浓的烟气呛得咳嗽不止。路过的一个提着滑板的小男孩看到耿云的窘态,古灵精怪的冲他做了个鬼脸。

耿云举手作势要打,小男孩却呲牙咧嘴的笑着,踩着滑板一溜烟跑掉了。

耿云当然不会真和他一般见识,垂头丧气的把手中还剩大半的香烟扔到地上,用脚尖用力的碾了碾。随后,猛然站起身来,走到护栏前,张开双臂对着滚滚的江水大吼道:“苍天啊,大地啊!我耿云从今往后,又成一无业游民了!”

耿云的一声大吼惊到了那对正在卿卿我我的情侣,一直缩在男人怀里的女人抬起头,瞪了耿云一眼,那张流失了大半艳红色渲染的嘴唇一张一合,看口型应该是“神经”二字!

耿云不屑的撇了撇嘴,冲那对男女竖起一根中指,随后潇洒转身,扬长而去。

今年二十四岁的耿云刚刚毕业于本市的一所大学,与其他同学相比,从偏远山区走出来的他找工作的经历要坎坷很多。

班里二十一个学生,绝大多数在没有毕业之前就拿到了单位的合同。基本上都到了市里日报社、电视台,有些背景强硬的甚至进了省报、省台。

耿云的学习成绩虽然不差,但也算不上突出。既没有关系又没有钱,连一张可以拿得出手的成绩单都没有,到了找工作的时候,他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直到毕业的前一周,耿云才通过了一家以花边新闻为主要卖点的小报社的面试,成为这家报社的一名见习记者。

一个月不到两千块的工资,在这座以高消费闻名的城市里,维持一个月的生活都稍嫌勉强。

所幸小报社的管理制度很松散,虽然不提供员工宿舍,但不介意员工睡办公室。为了节省每个月上千块的房租,这几个月来耿云一直睡办公室。

小报社上到主编,下到搞清洁的阿姨,都知道这件事,但偏偏几乎不来报社的老板却不知道。

前天夜里,在办公室呼呼大睡的耿云半夜听到一些动静,起来之后发现经理办公室的灯亮着,耿云以为遭贼了,想都没想就踹开了房门。

然后,耿云就看到了赤身裸体抱在一起的老板和他的女秘书……

虽然被耿云撞到了自己的丑事,但是老板当时却没有说什么。

昨天,主编突然把耿云叫道办公室,叫他去市里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洗浴去抓新闻。

这类型任务,在小报社里,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情。他们比不得日报、晚报等大报纸,想要有像样的销量,就得出奇制胜!

什么题材能吸引读者的眼球,就写什么。要写得形象,写得逼真,很多时候当然免不了记者们“委曲求全”一下了。

耿云依稀听到过,很多关于娱乐场所的报道,甚至是那些洗浴的老板花钱来报社请记者过去“考察”才写出来的!

主编怕耿云第一次出这类新闻,不懂规矩,话里话外的暗示他“实践出真知”,反正一切花销都能报销。

毫无疑问,这种差事对任何正常男人都具有十足的诱惑力,耿云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所以他很高兴的接了这活儿,乐滋滋的赶到了洗浴中心。

可能是事先和主编通了口风,洗浴中心的老板见到耿云之后那叫一个热情,主动请他来一份“一条龙”服务,还让最漂亮的“按摩师”为他服务。

虽然开始时老处男的羞涩让耿云有些不适,但很就快调整好了心态,进入状态。

然而,耿云伟大的“献身事业”却因为警察的突然造访戛然而止。接下来的事情,便没什么新奇了。

被带到派出所问话,记笔录。之后,这种不光彩的事情被记入了档案……

当满脸“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主编义正言辞的在派出所将自己从道德层面到法律层面骂了个狗血淋头时,耿云就知道自己是被人阴了!

主编做事一如既往的果决,在派出所里就将耿云开除,然后背着手优哉游哉找老板领赏去了。

耿云将自己半年来省吃俭用存下来的工资全交了罚款,才被派出所放了出来。

如今,耿云工作没了,免费宿舍没了,更糟糕的是攒的钱也所剩无几,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耿云双手插在裤兜里,漫无目标的在大街上闲逛着,虽然知道当务之急是要先找份工作稳定下来。但是这大晚上的,到哪里找去?

何况,在这座大都市里面,找一份工作哪会容易?当初耿云可是跑了整整一个月,几乎跑细了两条腿,才找到一份工作。

现在一朝回到解放前,耿云已经做好住网吧泡碗面至少一个月的准备了。

不知不觉,耿云已经在大街上溜达了两个多小时。在派出所的一下午的茶不是白喝的,此时尿意上来,小腹憋得胀痛。可是,此刻站在人来人往的商业街主道上,视线范围内,没有一个公厕。

四处瞅了瞅,耿云见左手边一条小巷道里面有一个垃圾池。急起来也顾不得那么多,便冲了进去,对着垃圾池,解开裤袋酣畅淋漓的方便起来。

足足过了一分钟,耿云才舒服的打了个哆嗦,抽起了裤子。这时,他才有功夫注意身边的环境。

垃圾池的前面是一个居民小区,小区里都是六层楼的楼房,看样子建成有十几年了。小区附近还有些零散的小平房,门口都高高低低的挂着“旅店”“住宿”之类字样的招牌。

看到这幅场景,耿云就知道了这是哪里。

这里叫安民小区,是宁市颇为著名的“钉子户”小区。耿云上大学的时候,老师还曾以这个小区的“事迹”为范例给他们上课,从中挖出了数不尽的新闻题材。

宁市市政建设规划中,安民小区算得上是坏了一锅好汤的耗子屎。因为拆迁费问题,迟迟不愿意搬迁。听说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强拆还死了两个人,被小区居民捅到了省里,最后拆迁也就不了了之了。

城南商业区建成,安民小区在众多摩天大楼层层包围中怡然自得,屹立不倒。有很多小区居民还抓住“商机”,在小区旁边盖了小平房,开起了小旅馆。

低廉的房价加上入住不需要任何登记手续的制度,吸引了大量不三不四的社会闲散人员,让这片小区成为整个城南区最混乱的地方。

对于安民小区的情况,派出所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自从前几年拆迁死人之后,安民小区就开始“闹鬼”,本来对于这种无稽之谈大多数人都会一笑了之,可是没过多久一个来做拆迁动员工作的政府工作人员在这边被吓疯,之后又发生了几件事情,近几年鲜有公职人员来这边闲逛了。

如果去分管这片的派出所去问问,那边的民警对这个小区都讳莫如深。反正不过是一个两栋楼不到二百人的小区,巴掌大的地儿,虽然乱,但这么长时间来也没出过什么刑事案件,市政府都管不着,派出所自然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耿云一手叉腰,一手扶着垃圾池旁的一个电线杆,一边朝夜色下的安民小区望去。除了楼破旧了些,小平房多了些,看起来和平常的小区也没什么两样嘛!

耿云不屑的摆了摆手,关于安民小区的传闻中,他觉得最滑稽的就是“闹鬼”之谈。耿云从小在山里长大,自小听了很多各式各样的鬼故事,小时候也会因为听了故事被吓得蒙着被子才能入睡,但一直也没有亲眼见过,现在耿云对这种东西是全然不信的。

耿云坚信,安民小区的问题一定是有别的什么隐情,鬼神之说肯定是不可信的。学新闻的他深切明白一个道理:如果想要引导人们偏离事情的真相,利用捕风捉影的舆论无往而不利!

方便完,又胡思乱想了一通,耿云便准备离开。

一扭头,刚刚扶着的那个电线杆吸引了耿云。准确的说,是电线杆上的一张纸吸引了他。

那是一张招工启事,纸张的颜色泛黄,看样子就知道贴出来有不短的时间了。硕大的“招工”二字,让耿云一眼就看到了藏身在一大堆“牛皮癣”“老军医”的小方块中看到了它。

对于这种贴在电线杆上的广告,耿云本来也就抱着随便看看的态度,毕竟这种小广告的招工对象不大可能是他这种高校毕业生。可是看清启事的内容之后,耿云顿时激动了。

“介于事务日益繁忙,本派出所决定招聘协警一名,以维护地区秩序。

1. 招聘条件:年龄十八到二十五周岁,要求身体健康,心理抗压能力强,具有吃苦耐劳精神;

2. 待遇:全天上班,视情况轮休,吃住费用报销,底薪3000;

3. 其他:本派出所为新建单位,以两季度为期限,工作出色者将获得入编机会。

应聘者须持本启事来我单位面试,面试时间为每晚21:00至24:00。

地址:宁市城南郊区XXX国道旁阴府派出所。”

底薪那块不知道被哪个恶作剧者撕掉了,不过光是“吃住费用报销”就足以打动现在连吃饭都成问题的耿云了。

更何况,人家招聘的是有很大机会入编的协警啊!这意味着,只要耿云肯干,那么在不久的将来,耿云就是一名有编制的光荣的人民警察!

去报社、电视台当记者,半年见习期过后,搞到一个编制的几率太小了,基本上都是合同工。何况,被主编阴了之后,耿云对记者这份职业已经失望透顶。

当警察,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第二章那灯,那房,那老头

耿云顺着国道艰难的向前走着,身边不时呼啸而过的大货车刺激着他的耳膜,让他有些心烦意燥。

从电线杆上把招工启事撕下来之后,看时间还早,他就步行这向启事上的地址走来。走了一个多小时,在国道旁边他连个小茅屋都没有看到过。

从兜里掏出那张招工启事,借着昏暗的月光又看了一遍。

一个能够入编的协警的工作岗位,对学历和工作经验没有任何要求,不需要笔试,只要一个面试就搞定。而且,“吃住报销”的单位,耿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更加可疑的是,启事上没有留电话,只有一个偏远的地址,而且面试时间是在深更半夜。

将这些疑点综合在一起,耿云几乎可以确定这是一些无聊人士搞得恶作剧了。想到这点,他顾不得还在马路边,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手抓着启事,一手揪着头发,耿云在脑子里翻来覆去的骂自己蠢货。这么夸张的条件,自己怎么就昏了头相信了呢?

现在好了,现在已经走出城起码七八公里了。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连个过夜的地儿都找不到。大半夜的,在国道上打到车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要回城里去,说不得还得靠自己这两条早已酸痛不已的腿。

想到这里,耿云不由得悲从中来,有了一种仰天长啸的冲动。

以这厮的性格,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做了,熟门熟路。有了冲动,很自然的就扬起了脖子。可是嘴巴刚刚张开,他的动作就定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一个方向。

耿云看到,前面距离自己不到一百米的地方隐隐亮着灯光。

他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借着一辆过路车的车灯,看清了那边果然有一座带院子的两层楼房。

耿云兴奋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走了这么远的路,他还是第一次在国道旁边见到建筑物。此刻,他对那个什么“阴府派出所”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最大的奢望就是能在那所院子里借宿一晚、撑到明早了。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耿云一步一步的挪到了小院子前面。小院子里漆黑一片,刚刚看到的灯光是从院子门口的门房里传出的。

门房的窗户上贴着窗纸,耿云也看不清里面的情景,他走上前去敲了敲门。

一个矮矮瘦瘦的老头打开门,浑浊的目光看了耿云一眼,然后就背着手走回了屋子。耿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厚着脸皮跟着老头走了进去。

走进屋子,耿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冷”!

夏天还没过,宁市这座以热出名的城市里,晚上最低气温也在二十度以上。室内的温度或许会低一点,但是这个屋子的温度已经不是低一点儿了,以至于耿云一进来,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耿云奇怪的看了看这个小小的门房,也没装空调啊!

老头穿着一身黑,此刻已经坐在屋子里唯一的一张椅子上,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着耿云。

耿云被这个从露面起还没有开腔的怪老头弄得有些尴尬,想到自己借宿的目的,就笑着开口道:“大爷,我是来……”

老头瞪了耿云一眼,打断他的话,问道:“你是来应聘的?”

老头的声音有一种不真实的沙哑,如同科幻片中机器人的话音一般,配合着现在屋内的温度,让的耿云不自觉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应聘?”耿云愣了愣,他没有想到这个怪老头第一句话问的居然是这个。他赶忙从兜里掏出那张被他捏作一团的泛黄的启事,在老头面前晃了晃,不确定的问道:“您说的是这个?”

老头翻了翻白眼,露出了比那张招工启事的纸张还要泛黄的眼白,继续用难听的语调说道:“废话,这条路上,除了我这里,还有别的地方招人?”

耿云有些难以置信,他都以为是个恶作剧了,没想到这事儿还真有!

拉开门,看了看院子大门上的那个招牌,借着门房的灯光,可以清楚的看到“阴府派出所”五个大字。

指了指院子里黑黢黢的二层楼,耿云扭头讨好的对老头笑道:“大爷,您看他们都下班了,我这该找谁面试去啊?”

老头又翻了翻白眼,道:“什么他们你们的,面试的主考官就是我,赶紧给我关好门进来!”

啥?——耿云又不淡定了,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单位的面试主考官是由看门的老大爷担任的啊,这是不是太儿戏了一点?

耿云又把视线投向那个老头,黑色布鞋,黑色休闲裤,黑色衬衣,很瘦,脸上布满皱纹,让人不由自主会想到干瘪的水果,看不出具体的年龄。面对耿云的端详,他面无表情,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耿云。

“你看完了没?完了就过来站好!”

老头不耐烦的指了指身前空地,说道。

耿云下意识的做出了立正的姿势,心里暗道:乖乖,这老头不会是什么隐藏boss吧,这么解释,让他做面试主考官就勉强能说通了!

“姓名?”

“耿云!”

“年龄?”

“24!”

“籍贯?”

“哈市岩家岭人!”

老头从桌子里摸出了一台平板电脑,对着耿云照了张相,然后一边问问题,一边在平板的屏幕上按了起来。

耿云看着老头那干枯的手指用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在平板上跳动,不禁产生了一种荒诞的失和感。

简单问了几个问题之后,老头站起身来,将平板递到耿云身前:“好了,你的资料我已经输进去了,你看有没有输错的地方?”

耿云拿过平板,上面是一个个人资料界面,记录的正是自己刚刚说的那些东西。他不由得暗暗咋舌,刚刚两人一问一答比正常语速还要快一些,这老头居然用平板电脑都记录下来了。这种速度,差不多是速录员的水准了!

“不用看我的身份证之类的东西?”

想了想,耿云疑惑的问道。

老头又翻了翻白眼,说道:“不用。你放心,我们是正规的单位,不是什么骗子。我刚刚从内网上调出了你的档案,最后录入的时间就是今天下午,事件是嫖娼被抓,我没说错吧?”

见老头古井无波的说出了自己的糗事,耿云不禁面红耳赤的摆了摆手,连连笑道:“哪会怀疑您呢,您多心了,多心了……”

老头依旧面无表情,拍了拍衬衣,说道:“你以前做过什么事情,我不会干涉。现在,你的资料已经录好了,如果你愿意签合同,在我们派出所当一名协警,就在这里签字画押!”

“签字画……画押?”

耿云捏着平板,对老头的古怪措辞有些不理解。

“哦,就是按手印!”老头不出意外的翻了翻白眼,指了指平板右下角的一个地方:“就在这里按!”

耿云先没有签字,又掏出那张招工启事,仔细看了看,然后指了指启事,问道:“大爷,这上面说的食宿报销,能预支么?”

“你要是连这点钱都没有,可以!”

“那这协警的工作底薪是多少呢?”

“先定为三千吧!”

“半年之后,真能入编?”

听到耿云的这句问话,一直面无表情老头的嘴角居然扯出了一个阴森森的弧度,露出了让耿云心里直泛冷意的笑容。

“如果你能干满半年,而且半年之后还愿意继续干的话,我保证你能入编!干得好,两年之内当所长也不是不可能!”

老头的话忍不住让人胡思乱想,耿云胆战心惊的问道:“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吧?”

老头翻着白眼,不负责任的摊了摊手:“当警察的,你说呢?”

看到耿云变得难看的脸色,他继续道:“不过协警的工作也不会在第一线,一般情况下都是有惊无险吧!”

耿云没有注意到,老头说“有惊无险”这个词的时候,语调中有一些玩味。

得到老头模棱两可的保证,再联系到自己窘迫的生活状况,耿云咬了咬牙:“我签!”

说完,他利索的在平板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在老头刚才指的地方按了个手印。

待耿云做完这一切,老头就从他手里接过平板,放回了桌子。

长出了一口气,老头脸上的皱纹似乎舒展了不少,语气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冷漠了。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耿云的胳膊,说道:“小耿啊,欢迎你成为我们派出所第一位协警!”

耿云愣了愣,问道:“第一个?哦,对了,咱派出所是新建单位嘛。除了我,别人都是正式职工?”

老头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道:“嗯,可以这么说!”

说完,老头背着手向门房的里间走去:“你跟我来,我把你的装备发给你!”

耿云跟在老头身后向里走去,虽然内心觉得协警的装备放在门房总有点说不通。不过今天晚上经历的事情太多太乱,连看门大爷都做面试主考了,似乎别的事情也没什么值得稀奇的了。而且,耿云也很好奇这个处处透着古怪的派出所能给协警准备什么装备。

第三章 入门工作

刚刚走到里间门口,耿云就抱着肩膀打起了哆嗦——太冷了,里间的温度比外间的温度还要低很多,光是站在门口就犹如站在冰窖里面一般。

这屋子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耿云来不及细究这个问题,老头就提着一个塑料袋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门口冻得直哆嗦的耿云,他又阴阴的笑了笑:“刚来不习惯,以后就好了!”

回到外间,老头把塑料袋里的东西取出来放在桌上。总共是三样东西:一个黑皮小本子,一部触屏手机,还有一个……眼镜?

见到小本子和手机耿云一点都不意外,可是眼镜的出现就让耿云有点无法理解了:自己应聘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协警,不是什么高级特工,没必要拿什么高科技的眼镜做装备吧?

老头拿起黑皮小本子,在耿云面前晃了晃,封面是一个古怪的图案:一个黑色盾牌里面刻画着一些奇怪的条纹,条纹中间印着“阴府”两个黑字。

“这是我们所里的《操行守则》,回去以后多看看,这可是你干好工作的最重要的保证,用心点学!”

老头说着,把黑皮本子递给耿云,接着又拿起电话。

“这个是派出所的定制电话,有些特殊功能!至于是什么特殊功能嘛……嗯,以后你就知道了!”

老头说到这里,又露出了让耿云寒毛直立的笑容。说完,他又把手机递给了耿云,拿起第三件东西,那副眼镜。

“这幅眼镜,是工作的时候必须要戴的,由于你需要全天上班,所以这幅眼镜最好不要摘掉!”

耿云为难道:“这不合适啊,我有轻度近视,不带自己的眼镜会很不方便的!”

老头摆了摆手:“那个无所谓,戴过我这幅眼镜之后,你就明白了!”

耿云背着手偷偷竖了个中指,暗道:这哪儿跟哪儿啊,这不是瞎搞么?

老头说的全天上班,让耿云想到招工启事上那条“视情况轮休”这一条,不由得开口问道:“大爷,不是说视情况轮休么?视情况是什么意思啊?”

老头背着手翻了翻白眼,道:“视情况的意思就是,有人顶班的时候,你就可以休息!”

听到老头这话,耿云长出了口气,暗道:这样还好,要不然被对方抓住这条规定可劲儿使唤自己,那不就惨了么?

老头似乎是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深谈,继续说道:“你不要以为协警这份工作是好干的,你现在还在见习期,是需要通过考核的!”

听到老头的话,耿云顿时苦下一张脸:“大爷,我真没多少钱了,考核要用多长时间?”

老头翻了翻眼皮,道:“你急什么,考核期间,一切花销单位报销!考核最多只用一个礼拜的时间,能不能正式上岗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老头说这句话的时候,耿云感觉屋子里的温度更低了。

老头又从桌子里把平板电脑拿了出来,打开一个网页,递给耿云。

这是一个生活网站发布的招合租的信息,发布人称要找一个男性同自己合租,租金每月才五百元。

耿云疑惑的把平板还给老头,生活网站上每天发布成千上万条这样的信息,耿云不知道老头让自己看这个是什么意思。

老头指了指电话号码,说道:“你的考核内容就是和这条信息的发布人合租,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耿云长大了嘴巴:“什么?我一协警的入职考核,就是和人合租?”

老头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从他的表情上,耿云没有看到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你确定?”

面对耿云的追问,老头显然没有再纠缠下去的意思。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递给耿云,说道:“这里面有三千块钱,是你前三个月的房租以及最近的生活费。”

耿云乐滋滋的接过了钱包,心里大夸老头大方。

“还有,我姓福,你叫我福伯就可以。以后给我打电话是要对暗号的,我会问你‘你姓什么’,这个时候你要回答‘我姓福’,记住了没?”

耿云愣了愣,忍不住开口问道:“福伯,你没开玩笑吧,咱俩也就是一普普通通的门房和协警,打个电话还要对暗号?”

福伯嘿嘿一笑,说道:“普通?从你小子踏入这个门起,你就是整个宁市独一份儿的人了!”

耿云无奈的撇了撇嘴:“好吧,既然你爱玩,这点小要求我还是能做到的。”

“呵呵,小子,你记住了,干我们这行的,多给自己点心理暗示没坏处。”

耿云:“……”

晚上十一点半,耿云独自坐在一座商厦门前的台阶上。借着商厦门口的灯光,无聊翻阅着《操行守则》。

本子的第一页,有用红色的笔写下的五个歪歪扭扭的字:聚阴锁魂术!

耿云摇头笑笑,只道是福老头和自己开的玩笑,翻到了第二页。

“每日寅时,面朝西方端坐,双手平举,与肩同高……”

看到第一行字,耿云就愣了。他以为《操行守则》里面应该是“几点起床,几点睡觉,公交车上要让座,捡到钱不能私吞”之类的东西,可现在看到的这是些什么玩意儿?

翻到后面,居然出现了“天之生物,各随阴阳之所至,而百物生焉”之类的耿云看都看不懂的话。

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一个与“操行”有关的字眼。

是不是福伯拿错了?还是这根本就是一个恶作剧?

合上小本子,耿云揉了揉已经乱作一团的头发,有些痛苦的晃了晃脑袋。

他又把手插入兜里的那个钱包里,感受了下一沓钱给自己手指带来的厚实感,耿云依旧有些迷糊。

今天晚上遇到的事情,让耿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内心深处,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不对劲。

如果这些经历是别人讲给自己的,那么耿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下断言说福伯是一个骗子,因为很多细节的地方太荒唐了,让人由不得 不这么想。可是具体接触过福伯之后,耿云坚信那个虽然古怪但给人的感觉十分耿直的老头不是那样的人。再说,自己这一穷二白的,虽然有一米八的大个头,但要 说力气,还真没几两,也不值得人家骗自己什么啊。

最起码,只是问了点资料就随随便便甩给别人三千大洋的骗子,耿云还没听说过。

联系到自己的考核任务,如果福伯真的是骗子,那么唯一的破绽也就是那个要与自己合租的人了。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见到那个人就一切都明白了。

其实,耿云大可以选择拿着三千块直接跑掉,在那台平板上签字按手印,在他看来还真没有什么法律效力。可是出于专业养成的好奇,他又忍不住想要见见那个发布合租信息的人,如果福伯真是骗子,那么见到那个人之后,耿云自然有办法解开一切谜团。

刚刚给那人打了电话,却被对方给压了。发信息说自己要租房,最好是今晚就能住,对方回话说自己在加班,约好了十一点半在这座商厦门口见面。

最后,耿云想到了一个自以为最稳妥的方法,那就是如果待会儿和自己见面的人凶神恶煞看起来不像是好人,那么自己就干脆以房子不合适拒绝得了。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耿云从掏出手机看了看,是那个发布租房信息的人打来的。

“您好,是耿先生么?我是发布租房信息的那个人,我叫尚敏!”

女的?

听着这个柔柔的女声,耿云愣了。合租信息上特意指出寻求的是男性租客,按照常理,应该是个男的才对,怎么会是一个女的?

一个女人,接近凌晨十二点才下班的女人,一个找男人合租的女人……

耿云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时间也没有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耿先生,您在听么?我现在就在金星大厦西面的花坛这里,您在哪儿?”

耿云站起身子,朝左手边看了看,看到了一个打电话的长发女人的背影。他咬了咬牙,反正都到这一步了,就跟去看看吧,怎么说哥们儿也是上过高级洗浴的爷们儿,还怕她吃了自己不成?

“哦,尚小姐,我刚看到你,我这就过去!”

耿云说完,把手机收好,朝花坛那边走去。

从耿云的角度,只能看到尚敏的背影,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苗条身影,个头差不多一米六五左右,普普通通的牛仔裤,一双黑色的平跟鞋。

看背影,感觉就很不错。联想到白天在洗浴见到的那个和自己“赤诚相见”的漂亮女人,耿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年月,漂亮姑娘们究竟是怎么了?

尚敏也在张望,一百多米,也没有多远的距离,等她转身向后看时,耿云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

四目相对,虽然光凭一个背影,耿云已经给对方打了一个不低的分数,但是看到尚敏的正脸时,耿云还是小小的惊艳了一番。

精巧的五官完美的分布在细腻的瓜子脸上,如果从仕女图中走出来的古代女子一般,一股清丽的气息迎面扑来。

>>>>原文链接<<<<

小说连载于“动阅小说网”,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