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最深的痛来自你小说 林紫拓林慕卿全文精彩阅读

更新时间:2020-08-09 13:20:02

最深的痛来自你 完结

最深的痛来自你

来源:书丛 作者:红酥手分类:言情小说主角:林紫拓、林慕卿

更多言情小说

小说简介:作者红酥手创作的豪门小说《最深的痛来自你》,讲述的是两位主角林紫拓、林慕卿之间的恩怨纠缠,小说已完结!本文改编自言情小说《嚣张小娇妻》,小说的原主角是殷紫璇、殷子瑜,小说主要内容是:林紫拓是林家不受待见的拖油瓶,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林家人,是跟着母亲改嫁过来的。十六岁,情窦初开的年纪里,林紫拓喜欢上了林慕卿,喜欢上了那个总是捉弄她,羞辱的哥哥,两个人还阴差阳错的发生了关系。再见时,林紫拓是娱乐圈新人,林慕卿是娱乐圈手眼通天的帝王,再度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是否能揭开误会,破镜重圆呢?……展开

完结
本书评分:
1
5

作者红酥手创作的豪门小说《最深的痛来自你》,讲述的是两位主角林紫拓、林慕卿之间的恩怨纠缠,小说已完结!本文改编自言情小说《嚣张小娇妻》,小说的原主角是殷紫璇、殷子瑜,小说主要内容是:林紫拓是林家不受待见的拖油瓶,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林家人,是跟着母亲改嫁过来的。十六岁,情窦初开的年纪里,林紫拓喜欢上了林慕卿,喜欢上了那个总是捉弄她,羞辱的哥哥,两个人还阴差阳错的发生了关系。再见时,林紫拓是娱乐圈新人,林慕卿是娱乐圈手眼通天的帝王,再度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是否能揭开误会,破镜重圆呢?

《最深的痛来自你》精彩试读

林紫拓从包里拿出电话,一看来电是林慕卿的,心一阵猛跳。她借机从滕司耀身上跳下来,按了接听键。

一按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就听到林慕卿咆哮:“奚林紫拓,你该死的现在在哪儿?你给我回来,马上给我回来?”

林紫拓握紧了手机,身体也开始颤抖,好不容易,好才让自己的声音比较冷静:“林慕卿,我正要跟你说。我们之间完了,我不会再回熙苑代言,我们的契约也到此结束。其他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无所谓了!”

“奚林紫拓,有话我们见面再说,你马上从那儿出来。听到没有,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马上从那间房里出来!”林慕卿几乎是吼出来的,他还在车上,她能听到呼呼的声音。

林紫拓心呯呯的乱跳,难道已经知道她在哪儿了吗?”林慕卿,我要做什么已经和你无关了。”说完,她急忙挂掉。手机马上又响起,她再按掉,然后关机。她一回头,对上滕司耀笑脸,他的笑容意味深长。

“奚林紫拓,你说说你的魅力在哪儿?能让殷家大少对你这么紧张,这么痴迷?”他走上来,搂上她的腰让她下半身紧紧的贴着他,感受他炽热的气息。在林慕卿面前,他从不点破自己知道奚林紫拓和殷家关系的事实,但是在奚林紫拓面前,他大方的承认。

林紫拓僵硬着身体,倒是不抗拒。她抬头问:“滕大少倒是可以问问你自己,我奚林紫拓倒底有什么魅力,能让你滕大少这么费劲心思想要得到我。滕大少应该知道,八年前我生过一个孩子。滕大少更应该知道,我现在是林慕卿的女人。以滕大少的势力金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偏看上我这个斑斑污迹的女人,我也很好奇。”

“因为你够刚,够烈!”滕司耀几乎要吻上她的唇,“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子像你这样。就像八年前,一个十八岁被家人赶出来的女孩,居然有勇气休学生孩子。就像你明明被我绑架,明明已经是我刀咀上的肉,连殷棠海都懂得要妥协要屈服。而你,却瞪着大大的眸子,句句跟我呛声。就像现在这样,明明你有求于我,明明你怕极了我,你还是敢竖起刺来防卫,直到抗击到最后一刻。”

他每说一句话,都吐着热气。林紫拓全身的汗毛都竖起,原来亲近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是这么的痛苦和困难。她对上他探究深邃的眼:“原来滕大少喜欢有人跟你做对,跟你呛声?我奚林紫拓真是荣幸,能对了你的味口。”

“说实话,我很高兴,你今天能来。虽然这样的你,的确很傻。”他比谁都清楚,她那个妈是怎么对她的。这样的一个妈,能换来她这么来牺牲,他不得不佩服她的孝心。

他吻上了她,完全陌生的触碰。她紧闭着双唇,不肯让他入侵半分。直到锢在她腰上的手收得更紧,直到她能感觉到他身下炽热的气息。她僵硬得不能自己,猛的推开他,大口的喘粗气。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滕司耀没有走近她,鹰眸盯着她,声音阴沉:“看来,你还没有准备好。”

林紫拓红了眼,今天的她没有退路。她必须要拿回照片,她不能让母亲真的被赶出殷家,成为上流社会的笑柄。“滕先生,对不起。我准备好了,既然我来了,我就不会退缩的。”

她走近了几步,拉下了裙子的带子,里面是他准备的纯白色的内衣裤。她的身子很美,胸部丰满尖挺,纤腰细滑,臀部圆润挺俏,修长细致的大腿白皙的不可思议。

滕司耀用目光一寸寸的吞噬着她的美丽,他的目光深不见底,嘣出了火焰。直到他的手机响了,他目光仍没有离开她身上,接听了电话,听到电话的声音后,他笑了。

滕司耀不着急享受他的大餐,似乎有更好玩的事情等着他。他盖上电话,亲吻了她的唇:“你想不想知道,刚才那个电话说了什么?”

林紫拓瑟索着身子想要退后,她已经是滕司耀手里的猎物,她不想再被他玩弄。但他不让她如愿,搂紧了她的腰身。她半裸着身子,他却衣冠楚楚。她觉得很羞耻,奈何这场交易里,她本身就是祭品,没有反抗的权利。

“你想说什么?”她的话刚落,门嘣的一声响。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推荐
  2. 虐恋小说推荐
  3. 现代小说推荐
  4. 豪门小说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