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山村异事:张栓柱与死后母亲的诡异之事

更新时间:2018-09-14 16:09:54

张大锤子本尊 连载中

张大锤子本尊

来源:酷喔阅读作者:张大锤子本尊分类:恐怖小说主角:张栓柱

更多恐怖小说

小说简介:张大锤子本尊所著小说《山村异事》、主角张栓柱在线阅读。父亲死后,奶奶说母亲会害死我们,于是将母亲吊死在父亲的棺材上,并将她的衣服全部脱下,穿在了稻草人身上,还让一……展开

本书标签: 灵异悬疑恐怖

作者文案

大雪封山, 东北这座村庄的村民竟把村里唯一的女人…… 恐怖,惊悚,伦理,道德……脑洞大开超乎你的想象。

连载中
本书评分:
1
5

张大锤子本尊所著小说《山村异事》、主角张栓柱在线阅读。父亲死后,奶奶说母亲会害死我们,于是将母亲吊死在父亲的棺材上,并将她的衣服全部脱下,穿在了稻草人身上,还让一只很大的黑狗看守,终于平安无事,可是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母亲竟然回来找我,所有的一切都透着恐怖的气息......

《山村异事》试读一

说着,她猛的抬起头来,双目猩红,脸色乌青,长发无风自动,一股浓厚的怨气,从她身上释放而出,一时间房间温度骤然下降了不少。

“你们就让我孩子吃了吧。”

“糟糕!”我沉声说道:“她的怨气被激发,有什么招数赶紧使出来吧。”

夏雨菲骂了一句胖子:“死胖子,还愣着干嘛,赶紧降服她。”

说着,夏雨菲从怀中掏出一大把符,狠狠抛向女人,胖子也有点被吓到了,大概没想到这女鬼这么厉害,慌乱之下,立即用拂尘狠狠抽打女鬼。

拂尘和符咒一块攻击,直将子母肉菩萨给逼的步步倒退,不过却并未对女鬼造成太大伤害。

我心中担心坏了,知道一旦符咒用尽,子母肉菩萨就会还击,我们指定扛不住。

很快,夏雨菲的符咒便用完了,而女鬼也立即予以反击,直接朝胖子吐了一口黑色雾气。

胖子的身体立马虚的不行,一屁股蹲在了地上,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糟糕,看来胖子的阳火被女鬼给吹灭了。

之后女鬼又要去攻击夏雨菲。

夏雨菲低声怒吼:“该死,幸亏我早有准备,玄阶符,接招!”

说着,夏雨菲从怀中另掏出一张符,口中念咒,狠狠朝女鬼额头上贴了去。

啊!女鬼发出一声惊叫,身子直接倒飞出去,狠狠的砸在地上,身影瞬间透明了许多。

她满脸惊惧的望着夏雨菲,恨的咬牙切齿。

看来玄阶符的确有效果。

不过让人想不到的是,她的身影很快再次恢复正常,再次朝夏雨菲步步逼近。

夏雨菲暗骂一声“糟糕,玄阶符竟然也不能夺她性命”。

我的心顿时哇凉哇凉的,玄阶符都不管用,这次可真碰到刺头了。

“逃。”我一把抓住夏雨菲的手,就准备夺门而出。

不过不知为何,门却像焊在了墙上,根本就推不开。

夏雨菲惶恐的道:“这里肯定被人施展了禁术,该死,看来有人想害死我。”

这时,我旁边的门忽然被推开,哑巴老太太探出头来看我。

我于是一把抓住夏雨菲,钻进了老太太房间里面,夏雨菲急吼吼的叫胖子赶紧过来。

《山村异事》试读二

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们下去之后,胖子急的满头大汗,对夏雨菲道:“雨菲,咱要不要追上去啊,那女鬼跑了,肯定会害死更多的人,咱不能见死不救啊。”

夏雨菲说道:“你这么着急做什么?这女鬼是罗力故意安排害死咱们的,任务等级超出了咱们的实力范围,罪在罗力身上,是他分配任务不恰当。若咱们有个三长两短,罗力也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胖子这才是松了口气:“嗯,你说的倒也对。”

“行了。”夏雨菲说道:“先回家吧,明天回下堂报告情况。”

“嗯,成。”胖子抽出一根烟,递给了我,笑笑的道:“哥们儿,有地儿住没?要不先跟我回去,我肯定好酒好菜的招待你。”

我当然不会去,我还有很多问题问夏雨菲。而且我知道这死胖子肯定是看我能拿出两张玄阶中级符,怀疑我是什么高人,这是想拉拢我啊。

我摇头拒绝了。

胖子有些失望,掏出了手机,问我微信号,我说从来不玩微信,他又问我QQ,我哭笑不得的说也不会玩。

没办法,胖子最后只能要了我手机号,这才不甘心的离去。

我刚想开口问夏雨菲关于莹莹的事,夏雨菲却告诫我别说话,等回家之后再说。

夏雨菲带我上了她的摩托,一路朝县城中心行驶了去。

我记得夏雨菲以前是开小轿车的,现在换成了摩托,不用说,肯定是现在生活落魄,所以把小轿车给变卖掉了。

不过别说,夏雨菲骑摩托,还真透露着一股狂野气息,别有一番风味。

夏雨菲家住在县城的一栋还算不错的居民楼里,她告诉我说,罗门下堂就在县城中心位置,住在这里只是为了方便她照顾成了植物人的父亲。

我跟她进了她家,家里装修简单,家具也很少,不过收拾的却挺干净,两室一厅,面积不算大,却有点冷清。

夏雨菲直接走进一间卧室,卧室的床上躺着一个中年汉子,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脸色苍白,气息微弱,这应该是夏雨菲已成了植物人的父亲吧。

夏雨菲有点伤心的叹了口气,蹑手蹑脚的走上去,轻轻给男人盖上被子,在男人额头轻轻点了一下,便带我走了出来。

我看夏雨菲伤心至极,便安慰道:“雨菲,别伤心,伯父肯定能康复的。”